领导力 | 人生的意义和问题,都在这三种关系之中

首页 > 其他   发布机构: 智慧云董事会  2020-09-11 13:49

人本主义心理学先驱,现代自我心理学之父阿尔弗雷德·阿德勒发现,人生当中的所有问题,都可以归入职业、社会和性这三大问题的范畴当中去:1、如何找到一份职业,从而能够在地球自然条件的制约之下继续生存下去;2、如何在我们的同类当中找到一个位置,从而让我们可以相互合作,并且分享合作所带来的好处;3、如何让我们自身去适应这样一种现实,即我们是以两种性别生存着,人类的延续与发展依赖于我们的爱情生活。请分享这篇经典文章。

文章字数 | 5118 

阅读时间约15分钟


人生的所有问题

都在“三种关系”之中


每个人都拥有三种关系,我们必须重视的,也正是这三种关系,因为它们构成了每个人所处的现实。一个人面临的所有问题,指向的也都是这些关系。

一个人始终都必须回答这些问题,因为这些问题始终都在困扰着他;而他对这些问题的回答,则表明这个人对于人生真义的看法。

人与地球的关系

这些关系当中,第一种就是我们都生活在地球这颗贫瘠行星的表面,而不是生活在其他地方。我们必须在自身居住之地所设定的种种限制条件下,利用各种可能性来发展。

我们在身心方面的发展,同样必须做到既让我们能够在世间继续自己的个人生活,同时又有助于确保人类未来的延续。这是一个需要每个人都来作出回答的问题,任何一个人都无法逃避。

不管做什么,我们的行为都是自己对人类生活境况所作的回应,因为它们表明了我们认为哪些东西是必需的,哪些东西是合适的,哪些东西是可能的,哪些东西又是可取的。

每一种回答,必定都会受到这样一种事实的制约,那就是我们属于人类一员,人类则是居住在这个地球之上的生物。

注意,倘若我们考虑到人类身体的脆弱以及自身处境的不安全,那么我们就能看出,为了自己的生活,为了人类的幸福,我们必须不遗余力地将每个人的回答统一起来,使它们具有远见性与凝聚力才行。

这就像是面对一个数学问题,我们必须努力找出解答方法来。我们不能盲目地去求解,也不能凭空猜测,而是必须利用手头已有的全部工具,脚踏实地、持之以恒地努力。

我们不可能找到一个绝对完美的答案,不可能找到一个一劳永逸的答案。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必须竭尽所能,找到一个接近完美的答案的答案才行。

人与人的关系

接下来,就是第二种关系了,我们并不是人类这个物种中唯一的成员,我们身边还有其他人,我们与他们共同生活着。人类个体的脆弱与局限性,使得一个人不可能确保在孤立之中实现自己的目标。

如果一个人独立生活,试图靠自己来解决问题的话,这个人最终会灭亡。他既无法延续自身的生命,也无法让人类的生命延续下去,一个人始终与他人息息相关。

对于确保一个人自身的幸福与人类的幸福而言,最重要的措施就是人们联合起来。

因此,人生问题的每一种回答,都必须考虑到这种关系;都必须基于我们共同生活在一起,倘若单独生活的话就会灭亡这一事实而得出的一种答案。

要想生存下去,哪怕是我们的情感,也必须与人类所有的问题、目的和目标当中最重要的这一个方面保持一致才是,那就是:要通过我们同胞的协作,既延续我们个人的生命,让整个人类的生命延续下去,同时又让我们这个星球存续下去。

两性之间的关系

我们还受制于第三种关系,人类以两种性别的形式生存着。要延续个人的生命与共同的生存,我们就必须考虑到这个事实。

爱情与婚姻的问题,正属于第三种关系。不管男女,任何人都无法回避这个问题,都必须给出一个答案。人类对这个问题的所作所为,便是他们的回答。

人类试图解决这一问题的方式多种多样;他们的行为,始终都表明了他们认为自己是唯一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

因此,这三种关系就向我们提出了三个问题:

如何找到一份职业,从而能够在地球自然条件的制约之下继续生存下去;

如何在我们的同类当中找到一个位置,从而让我们可以相互合作,并且分享合作所带来的好处;

如何让我们自身去适应这样一种现实,即我们是以两种性别生存着,人类的延续与发展依赖于我们的爱情生活。

个体心理学已经发现,人生当中的所有问题,都可以归入职业、社会和性这三大问题的范畴当中去。


失败的人生

源于不能在关系中协作


罪犯、酒鬼、问题儿童、自杀者、性变态者和妓女,这些人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他们全都缺乏人类的同感与社会兴趣。他们在对待职业、友谊和性方面的问题时缺乏自信,不相信这些问题能够通过协作加以解决。

他们赋予人生的意义,都是一种个人的意义,即他们自身目标的实现不会给其他任何一个人带来好处,而他们关注的也只是自己。

他们眼中的成功目标,都只是一些空洞而不实际的个人优势目标;而他们的成功,也只对他们自己具有意义。

许多杀人犯都承认,手中握着一瓶毒药的时候,他们都觉得自己非常强大,可他们这样做,显然都只是在向自己证明他们非常重要罢了;而对于我们其他人而言,手握一瓶毒药,似乎并不能给我们带来什么价值。所谓的个人意义,实际上就是毫无意义。

意义只有在交流当中才有可能产生;一个只对某一个人具有意义的词语,实际上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们的目标与行为也是如此,它们唯一的意义,就是对于他人的意义。

每一个人都会努力追求自身的重要性。不过,倘若人们没有明白,自己的全部重要性必须存在于他们对别人生活所作的贡献当中,他们往往就会犯错。

所有正确的“人生真义”的标志,就在于它们都属于通用的意义。也就是说,它们都是其他人可以共用的意义,都是其他人能够接受的有效意义。

一种解决人生问题的好办法,往往也会为其他人扫清障碍,因为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将看到这种办法成功地解决了一些共同的问题。即便是“天才”一词,其定义也不过就是“最为有益”罢了。

只有当其他人认为一个人的人生对他们具有重要性的时候,他们才会称这个人为“天才”。这样一种人生当中表达出来的那种意义,始终都将是:人生的意义,就在于为整个人类作出贡献。

在这里,我们说的并不是那种伪称的动机。我们不是听一个人说什么,而是看一个人取得了什么样的成就。

凡是能够成功地应对人生问题的人,都会表现得就像是他们已经充分而自发地认识到人生的意义就在于关注他人和关注协作。

这种人所做的一切,似乎都受到了同类利益的引领;而在遇到困难之时,这种人也只会通过符合人类利益的方法来努力克服困难。

对于许多人来说,或许这是一种新颖的观点,因而他们可能会怀疑,我们赋予人生的意义是否的确应当是奉献、关注他人和协作。

他们或许会问:“个人又怎么办呢?倘若一个人始终都在考虑别人,始终都在为他人的利益奉献着,难道就不会损及他自身的独立性吗?

起码对一部分个人来说,要想正常成长的话,难道替自己考虑考虑也没有必要吗?难道我们当中的一些人首先不应当学会保护自身的利益,或者强化自身的个性吗?”

我认为,这种观点大错特错,而由其引发出来的问题,也是一个伪问题。

例如一个人根据自身赋予人生的意义而希望作出某种贡献,假如他的感情全都指向这一目标的话,那么这个人自然而且必然会采取最佳的贡献形式。

他会调整自身,来适应这一目标;他会培养自己的社会感,并且通过实践来获得技能。

定下目标之后,相应的学习就会随之而来。这样,也只有这样,他才会开始做好准备,去解决人生当中的三大问题,去发展自己的各种能力。

我们不妨以爱情与婚姻问题为例。假如我们关注自己的伴侣,假如我们都在努力让伴侣的生活更加轻松、更丰富多彩的话,那么我们自然会竭尽所能,全力以赴。

倘若我们认为必须孤立地发展自己的个性,而没有树立一种奉献目标的话,那么我们就只会让自己变得专横跋扈,让自己变得令人生厌。

还有一点,我们也可以由此理解到,奉献才是人生的真义。如今,倘若环顾一下四周,看一看我们从祖辈那里继承到的遗产,会看到什么呢?祖辈们所有留存下来的遗产,都是他们对整个人类生活的贡献。

我们看到了已经开垦耕作过的土地;我们看到了道路和建筑;我们看到了他们传承下来的生活经验,比如各种传统习俗、哲学思想、科学和艺术,以及应对人类所处各种境况的本领。这些遗产,全都是那些为人类福祉作出了贡献的人留存下来的。

其他的人又怎么样了呢?那些从不协作的人,那些给人生赋予了一种不同意义的人,那些只会问“我能从人生当中获得什么”的人,结果又如何呢?他们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

他们并非仅仅是死去了,他们的整个人生,也都是毫无意义的。这就仿佛是我们的这个尘世曾经对他们说过:“我们不需要你们。”你们并不适合生存。你们的目标和追求,你们所珍视的那些价值观,以及你们的心智与灵魂,都是没有前途的。走开!投人需要你们。死去吧,消失得无影无踪吧!”

对于那些给生命赋予了其他意义,而不是协作的人来说,社会对他们的最终评价始终都会是:“你们毫无用处。没人需要你们。滚!"

当然,在目前的文化当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不完善的地方。一旦发现这种地方,我们就必须对其加以改变才是。不过,这种改变,始终都必须是一种推进人类利益的改变。


职业是处理人生三大关系的钥匙


把人类凝聚起来的那三种关系,确定了人生当中的三大问题、不过其中的任何一个都无法单独加以解决。要想解决其中的某一个,需要成功地解决另外的两个。


第一种关系决定了职业问题。我们都生活在这个星球的表面,只有这个星球的资源可用。比如土壤的肥力、矿产资源、气候和天气。为这些条件给我们带来的问题找出正确的解决办法,始终都是人类的使命。

可即便是到了如今,我们也不能自以为已经找到了某种适宜的解决办法。人类在每一个时代都得出了某种程度的解决办法,但我们始终都必须努力,才能完善这种办法并取得更大的成就。

我们拥有的、解决这一问题的最佳办法,来自第二个问题的解决之道。将人类凝聚起来的第二种关系,就是他们都属于人类,并且与其他同类一起生活着。

一个人的态度与行为,与地球上只有他一个人活着时相比,是截然不同的。我们始终都得与别人打交道,始终都得让自己去适应别人,并且始终都得让自己关注他人。

友谊、社会感和协作,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办法。这个问题解决了,我们就是朝着解决第一个问题的方向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是因为人类学会了协作,我们才有了劳动分工这一伟大的发现。这一发现,就是确保人类幸福的首要因素。

倘若每个人都仅凭一己之力,在地球上努力谋生,而不与他人协作,并且没有前人的协作成果,那么整个人类就不可能延续下去。

通过劳动分工,我们可以利用许多不同类型的训练成果,组织许多具有不同能力的人,使他们全都为人类的共同利益作出贡献,确保人类摆脱不安全感,并且让所有的社会成员拥有更多的发展机遇。

诚然,我们还无法夸口,说我们已经实现了能够做到的一切,而且我们也无法自欺欺人,说劳动分工已经达到了最有成效的发展阶段。

但是,解决职业问题的每一种尝试都必须在人类这种依靠劳动分工、协作努力来使我们工作同时也给别人带来利益的框架之内进行。

有些人试图逃避职业这个问题,试图不劳而获,或者试图让自己独立于人类的共同利益之外。

然而,我们始终都会看到,倘若逃避这个问题,他们实际上就是在要求同胞来供养他们。不管是用这种方式还是那种方式,他们都是靠别人的劳动而活着,可他们自己却没有作出任何贡献。这就是那种被惯坏了的孩子的人生态度:只要面临问题,他们就会要求同胞们努力去替他们解决。因此,阻碍人类协作并且不公平地把负担甩给那些积极主动地解决人生问题的人身上的,主要就是这种被惯坏了的孩子。

人类的第三种关系,就是一个人属于男女两性之一,非此即彼。一个人在延续人类生命方面的作用,取决于他接触异性的方式,以及他履行自身性别角色的情况。

两性之间的这种关系,也带来了一个问题,而这个问题,倘若脱离了其他两个问题,也是无法解决的。

要想成功地解决爱情与婚姻的问题,就必须有一份能够对劳动分工有益的职业,并且与其他人进行良好而友善的联系与交流。

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那样,在如今这个时代,这一问题最高尚的、与社会需求及劳动分工的要求最相一致的解决办法,就是一夫一妻制。

从一个人解决这一问题的方式当中,我们往往能够看出这个人的协作程度来。

这三个问题从来都不是孤立存在的,它们彼此相互映衬,解决了一个问题,有助于找出另外两个问题的解决办法来。

事实上,我们还可以说,它们是同一种情况、同一个问题的不同方面,即一个人必须在自己所处的环境当中保存性命并且延续生命。

在这里,我们不妨再重申一下:通过母亲这一职业而对人类的生存作出了贡献的女性,在人类劳动分工当中所占的位置,与其他任何人的位置一样高。

假如一位母亲关注自己孩子的生活,并且正在为孩子日后成长为同胞而铺平道路,假如她正在扩展孩子们的兴趣并培养孩子们的协作能力,那么她的工作就弥足珍贵,怎么褒扬都不为过。

可在我们这种文化当中,母亲的工作却受到了轻视,并且经常被人们看成一种不太有吸引力或者不太可敬的职业。母亲只会间接获得报酬,而一位全职母亲,通常都会处在一种经济上需要依赖他人的境地。

然而,家庭的幸福既依赖于母亲的努力,也依赖于父亲的工作,二者同等重要。不论母亲是做家务还是外出工作,她身为母亲所起的作用,都不亚于丈夫的付出。



书    名:生命的意义

作    者:阿弗雷德·阿德勒

出版社:台海出版社

出版日:2018年5月

 | 阿尔弗雷德·阿德勒,人本主义心理学先驱,现代自我心理学之父,与弗洛伊德齐名的心理学大师。

 | 节选自《生命的意义》,转载自领教工坊(微信公众号ID:ClecChina)

编辑 | 智慧云董事会,定位于"高成长企业的外部董事会",致力于提升企业家领导力,助力企业高速成长。

  • 阅读 1,079
/// HRoot(包含移动应用、网页版)是一款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内容推荐引擎,内容全部来自内容账号在HRoot内容平台自行发布或授权自动抓取,HRoot不生产内容。以上的本文内容仅代表本文作者或发布机构/发布人、内容账号所属机构或所属人自身观点,不代表HRoot观点或立场。本文内容账号的发布机构/人信息请点击本文标题下方的发布机构/人名称以了解详情。【复制原文出处链接】
投诉
更多服务
Follow HRoot:

站点地图|使用条款|隐私政策|安全承诺|法律顾问|著作权声明

Copyright © 2002 - 2020 HRoo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1-58215197 FAX:021-58218663沪ICP备0505924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90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