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力 | 真正厉害的人,往往都是熬出来的

首页 > 其他   发布机构: 智慧云董事会  2020-08-10 14:38

很多人以为经商只有两种结果:要么成功,要么失败。其实,胜败之间还有第三种状态:不败。什么是不败?就是你没胜,但也没出局。就像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黑白之间还有灰度;冰箱不只有冷藏和冷冻层,中间还有一个软冻层。从失败到胜利,一定不是线性直达,而必须先让自己不败,才可能逐渐走向成功

文章字数 | 3981

阅读时间约12分钟



孙子兵法关于“立于不败之地”有精辟的论述:如果单从字面意思理解,不败是不可能的。立于不败,是指尽量让自己少败,让别人打不败你。
马云曾说:
“经商就像打仗,很多人上战场就被打死了,剩下的都是活的。讲白了,企业追求的不是成功,而是不失败。”
创业是一场努力增加自己不败概率的战争,而不是提升成功率的拼杀,不败才是每个企业该追求的目标。
不败有一个更通俗的名字叫活着,在各种危机和动荡中能活下来的企业被叫做“幸存者”。先让自己活着,再一个运气砸来,你就成那个幸运者了。这就是所谓“先做幸存者,再做幸运者”。
问题是,怎样让自己活着?只有一条路,向失败学习。

01 万事从失败想起:把未来折现到当下
战争,是最接近创业和商战的形态。以失败为假设前提思考战争,是兵法智慧的根本。
《琅琊榜》中,誉王谋逆造反进攻皇帝春猎所在地九安山,他以为仗着五万雄兵便可以攻破仅有3000禁军把守的皇帝猎宫,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败。
但他万万没料到,梅长苏会用主动攻击的办法挫其先头部队锐气,靖王会抄小路火速搬来救兵;他也没想到,在不远处为太皇太后守灵的郡主能及时赶到……一个个没想到终酿惨败,当靖王带领人马攻到帐前,誉王还觉得不可思议,仰天长叹“我怎么可能败?怎么可能败??”
你不败,谁败?
反之,梅长苏得知誉王谋逆和所带兵力的情况后,迅速推断出,如果不能搬来救兵,三天内必败。
据此推断,他制定了一系列让自己先活下来的措施:先派出靖王火速搬兵,后又出其不意攻击誉王先头部队打乱部署,再设下计策让誉王的夜间偷袭流产,最后便是死守猎宫拖延时间。用这种方式,猎宫苦苦撑过了三天,援军一到,终获解救。
让自己存活三天,便是梅长苏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的智慧。
他不胜,谁胜?
同样地,以失败为假设前提来考虑,也是创业思维的精髓。
雷军在做了天使投资人以后,发现“创业一点也不好玩……90%以上的创业公司都会死掉”。于是,他自己创业时就转换思维,“我跟绝大部分创业者不一样的是,我在创业第一天就在想,我们的公司会怎么死。”
基于这种思维,雷军在动员别人跟他一起创业时说:
“我知道时间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很宝贵,你能不能信任我,给我四年时间?这个中间可能会经历各种各样的艰难险阻,各种各样的坎坷,你能不能相信我四年,跟我一起干四年。如果输了,咱们就散摊。”
万事从失败想起是一种“提前量思维”,把未来的风险折现到现在,提前建立一种防御危机的机制。
这么做至少有两个好处:
一是会让自己头脑冷静而不是豪情万丈,不轻易被想象中的胜利冲昏头脑;
二是提前思考的失败越多,我们就越能提前应对可能出现的漏洞。
李嘉诚把提前量思维发展到了极致。这个做任何事都先考虑失败的商人,有一点特别引以为豪,“从1950年到今天,长江(实业)并没有碰到贷款紧张,从来没有。”
能做到这点,一个重要原因是李嘉诚会花90%的时间来考虑失败,进而设置安全底线。
“我常常讲,一个机械手表,只要其中一个齿轮有一点毛病,你这个表就会停顿。一家公司也是,一个机构只要有一个弱点,就可能失败......”
为找到这个小毛病,他异常关注细节,并且传承了一种很古典的企业经营哲学,任何发展中的业务,一定要让业绩达致正数的现金流。这与当下众多创业疯狂烧钱的逻辑有着何其大的区别。
现在流行的“极限生存”也是从失败想起,只不过它把未来最极端的不确定性,折现到了当下逐步加以解决。
华为15年前就预计有一天美国的先进芯片和技术不可得,于是启动了“备胎计划”。2019年5月,美国开始全力打压华为,这个以为永远不会发生的假设成了现实。虽然这个计划的代价巨大,但它保证了华为在一段时期内不受影响,而不是瞬间死亡。
每个企业家和创业者都是一个将军,当我们豪气冲天地指挥大家冲向胜利时,不妨多想想怎么做梅长苏而不是誉王,才会成为那个幸存者。



02 善于止损,打一场时间压缩战争
危机来临,是适时止损还是死扛坚持,是死撑着打一场没有希望赢的战争,还是战略性放弃,保存有生力量再图大业,是任何组织都面临的决策。
让自己活着,一种必须学会的方法就是止损。
多少创业者一直以硬撑来佯活,却不愿以停止来继续。学会止损,才会懂得如何让自己“不败”。
我认识一个特倔的创业者,从2015年开始,他们在一个认定的人工智能硬件项目上前后五次投入了1.2个亿,历时4年仍不见市场效果后终于停了下来。
“第二次砸钱进去以后就觉得有些不对,但心里面一直奔着成功去的,不砸钱技术出不来,咬咬牙就投进去了”。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也都是在几个合伙人商量之后共同决策的,但感觉越来越不好——技术迭代没任何问题,但市场就是不认可。
“当时的想法是,已经投了这么多忽然停下来,前面的不就白投了么?”
接受自己的投入已经成为沉没成本的事实,是止损的关键。
很多创业者为了不让过往的投入变成沉没成本,宁愿以死进攻,而不愿推倒重来。为了不可回收的沉没成本而不停跟进投资,这在经济学中被称作“追加成本”。
犹豫不决、心存侥幸都会让创业者不断推迟止损,增加自己的追加成本。如果上面这位创业者第二次就停下来,他们本可以赢得更多的时间、节约更多资金,去做其他可能更有价值的事。
当然,事后诸葛亮是没有用的,关键在于过程中就能主动判断去止损。从时间维度看,止损的实质是把本来用于死扛的时间尽快压缩,让自己拥有翻盘的最低本钱。
止损有两种:
一种是撑不下去的被动止损,就像上面那位特倔到创业者;
另一种是有智慧的主动止损,用小的止损、换大的机会。
美图秀秀创始人蔡文胜2008年把265导航卖给谷歌,只卖了2000万美金。很多人说遗憾,但他根本没理睬外界的评价,“我其实很开心……否则,我不可能去做其他事情。”
卖掉265导航后,蔡文胜离开北京回到厦门,把名下那些杂七杂八的小项目统统砍掉,决心做点大事业,后来才有了美图及其赴美上市。
“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止损,退出也是成功。”蔡文胜不止一次这样说。
止损=再生,不是么?
止损就是一场时间压缩战,看谁压缩的时机准、压缩的程度狠。

而要做到这点,我们可以采用多种方法,核心是立安全底线、确定止损点,具体的方法如逆向指标设置法、标准化节点检查法、极限时间预估法和S曲线指标判断法,以后有机会再和大家细讲。



03 有能耐你就熬:最公平的是时间
郭德纲爱说一个段子,“不管干哪一行,只要熬到最后就是胜利,熬到最后就能成大师”。当你把其他人都熬没了,还有谁来跟你抢大师的名头?
孙子兵法的一个迷人之处就在于,它并不倡导通过打来决出胜负,而更希望是不战而胜。这其中的一个重要方法就是“熬”。
熬,是时间对人最公平也最残酷的一面:你往往不是因为自己不足够好,只是没抵抗过时光的折磨。
王兴是一个熬的高手,他给投资人徐新推荐过一本书《有限与无限的游戏》。
后来徐新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
“他说这个战争可以一直给你打下去,这让对手挺绝望对不对?他可以一直和你耗下去,很多人就是耗不住……”
而王兴在回顾美团和对手竞争时也说:
“确实团购的事情不是我们打赢的,不是我们打倒了对手,是他们自己绊倒的。再比如,你觉得’去哪儿’是怎么输掉的?是因为他们不够有耐心。”
2010年千团大战期间,美团在对手狂打广告之时没有盲目跟随,而是选择默默蓄积力量:
分析城市的策略,夯实内部的信息系统,寻找统领三军的元帅,鼓舞员工的士气。这种方式先让美团活了下来,等到对手犯错的时候,美团一鼓作气出击,最终占据了优势局面。 
战争拼的是什么?不是我们大多数人理解的拼搏和牺牲,恰恰相反,战争在很多时候拼的是忍耐和煎熬,拼的是一直耗下去让对手主动犯错的耐心。
让时间打败对手,是最兵不血刃的战法。
从时间维度看,“熬”就是把时间拉长,然后看究竟谁能绷得住。
NBA有一句名言,“进攻只决定你能赢多少分,而防守才决定了你能不能拿总冠军”。有经验的教练都会先摆出对方不能战胜的队形,然后再等待时机进攻。如果对方无懈可击,就选择等待。等到一定时候,也许对手就熬不住了,你的机会就来了。
熬得过时间的人,才是真正的牛人。
然而,能熬得住的人并不多,商业世界里有太多急于求成的故事。
2020年瑞幸咖啡财务造假,彻底击碎了2年就上市、创造中概股IPO纪录的神话。我承认,瑞幸本来就是玩资本的套路,但万事皆有度,企业该熬的最基本底线应该熬住,如果这个都没做到,只想着用资本的力量疯狂加速,只能让自己本来就脆弱的弦儿在某一瞬间断掉。
公平的讲,即便在创业中,急也并非一无是处,有时它会让你集中精力加速迭代,推动事情向前发展。

但有一种急就是自己的错了——让初心变味、动作变形的急。当我们因为急而打乱了创业的正常节奏,破坏了创业的时间公式最后出局,就只能认栽。
当然,“熬”并非是忍让和停滞不前。
熬的过程,是用等待的方式去储备力量,让自己拥有机会出现时的反击资本。活着才有希望。当一场危机到来,当我们打不过对手,当我们在短期内难达目标,别贸然进攻,用熬和耐心让自己活下去,久一点,再久一点。
看到这儿,一定有人会问,究竟是该止损还是该熬?这两者看起来很矛盾。
我的回答是:在大方向没错的前提下,如果你有熬的资本,就熬下去;如果发现自己的大方向都有问题,即便有熬的资本,也该立即止损。


成为幸存者所有的密码都在曾经的失败中。
当你创业第一天就在想自己的公司会怎么死,当你在危机时学会用熬和耐心让自己活下去,当你敢于按下暂停键而不是死撑,是的,你已经走在了正确的路上。

| 蔺雷,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学院双博士后,内创研习社创始人,著作有《反败资本》、《内创业革命》和《内创业手册》。

| 本文摘编自《反败资本》,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转载自华章管理(ID:hzbook_gl)。

编辑 | 智慧云董事会,定位于"高成长企业的外部董事会",致力于提升企业家领导力,助力企业高速成长。

  • 阅读 385
/// HRoot(包含移动应用、网页版)是一款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内容推荐引擎,内容全部来自内容账号在HRoot内容平台自行发布或授权自动抓取,HRoot不生产内容。以上的本文内容仅代表本文作者或发布机构/发布人、内容账号所属机构或所属人自身观点,不代表HRoot观点或立场。本文内容账号的发布机构/人信息请点击本文标题下方的发布机构/人名称以了解详情。【复制原文出处链接】
投诉
更多服务
Follow HRoot:

站点地图|使用条款|隐私政策|安全承诺|法律顾问|著作权声明

Copyright © 2002 - 2020 HRoo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1-58215197 FAX:021-58218663沪ICP备0505924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90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