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力 | 彼得·德鲁克是如何成为一代宗师的?

首页 > 其他   发布机构: 智慧云董事会  2020-08-04 17:16

在我们生活的时代,机会前所未有。不论你的起点在哪里,只要有雄心,有干劲,有聪明才智,你就可能达到自己所选职业的顶峰。今天的企业并不管理知识工的职业生涯。相反,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做自己的首席执行官。简而言之,只有你自己才能在职场中努力找到自己的位置,并知道什么时候做出变革。只有你自己才能决定,在可能持续50年的工作生涯中始终全身心投入,并卓有成效。

文章字数 | 6365

阅读时间约20分钟

作为高管和普通管理者,你最重要的资源就是你自己。

—彼得·德鲁克


全世界不计其数的管理者都听说过彼得·德鲁克这个名字。即使你没有涉足管理或商业,你也可能听说过,德鲁克是过去100年来,甚至是有史以来,最为著名的管理思想家。但很少有人知道,德鲁克轻轻松松就可以成为自我成长和激励的大师,尽管他并不会自称为“大师”。德鲁克不仅坚信并讲授自我发展,还亲自践行他所开发的方法(他称为自我管理)。


正如德鲁克研究者布鲁斯·罗森斯坦(Bruce Rosenstein)指出的那样,自我发展是德鲁克写作和教学的重要主题。此外,德鲁克相信,每个人都应自己承担责任,学习自我发展的原则,并将其应用到商业实践中,以获得个人最好的成就。德鲁克认为这很重要,他说:“作为高管和普通管理者,你最重要的资源就是你自己;组织不可能比你更好地成就你自己。


德鲁克在《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在我们生活的时代,机会前所未有。不论你的起点在哪里,只要有雄心,有干劲,有聪明才智,你就可能达到自己所选职业的顶峰。但机遇同时意味着责任。今天的企业并不管理知识工的职业生涯。相反,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做自己的首席执行官。简而言之,只有你自己才能在职场中努力找到自己的位置,并知道什么时候做出变革。只有你自己才能决定,在可能持续50年的工作生涯中始终全身心投入,并卓有成效。”



01 德鲁克设计的成功之道


我认为他并不是有意这样说的,但他的事业和成就印证了他的理念。德鲁克践行自己教学和写作所传递的内容,并且实现了自己最为崇高的目标和梦想。众多伟大的管理者和杰出教授加起来,才可能拥有德鲁克所拥有的头衔。然而,如果你在搜索引擎中输入“现代管理学之父”,你就会发现,每次弹出的都是他的名字,无一例外。


这位成长于20世纪初的奥地利的羽翼未丰的年轻人,是如何成为能预测未来几十年大事件的预言家的,又是如何成为那些位高权重的管理者和国家首脑的顾问,并为他们出谋划策的呢?他是如何撰写著作,在去世多年以后,其著作仍为世界各地成千上万渴求成功的高管争相阅读的呢?这些人通常对其作品深入研读,认真反思,并将其智慧运用到企业、政治和宗教的管理活动之中。只有德鲁克获得了通用电气的传奇首席执行官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获评《财富》杂志“世纪最佳管理者”)、著名的马鞍峰教会(Saddleback Church)牧师华理克(Rick Warren),以及中国企业家邵明路的一致归功;世界各地的管理者和学界人士组成的正式团体都在研究德鲁克的思想和教诲。



02 德鲁克鲜为人知的大秘密


我成为德鲁克的学生纯属偶然。互联网出现之前,他所在的学校,在一定程度上由于他的推动,提出了一个设想,让企业、机构的高管在职攻读博士学位。在我作为德鲁克的学生期间,以及我在军队里(当时我是空军少校;刚开始在军队服役时,我是西点军校的学员)的相当长的时间里,对于德鲁克所了解或推崇的军队训练、教育和自我发展的方法,我一无所知。一直到我获得博士学位,不再是他的学生之后,我才对此有所耳闻。从一定程度上讲,正是我从德鲁克那里学到的东西使我在退休前晋升为空军将军。


多年以后,他的妻子多丽丝告诉我,我是他最喜欢的学生。当然,我在当时并不知道这一点,也不知道其中至少有部分原因是我的军方背景。的确,他很少会引用军方的例子或统计数据来说明他想教授的管理学要点,但他常常会引用其他方面的知识进行讲解,从宗教到其他领域的都有。作为他的学生,我们认为这进一步证明了他的知识广博、经验丰富。


他曾在课堂上评价第一次世界大战(简称一战)期间战斗中的巨大损失和失误,认为其原因在于“牺牲的将军太少”。这样的说法很奇怪。德鲁克无论如何都不是嗜血之人,他也不是提倡大军事或扩大国防预算的好战分子。按德鲁克的说法,这是历史上第一次由于技术原因,众多将军没有和服从命令的士兵一样冲锋陷阵,共同面对危险。这不仅影响了领导工作,而且影响了将军对战况的了解,并导致大量的决策失误和不必要的伤亡。


毕业之后,关于军队的话题,我和他有过多次交流,其中好几次都是他先开的头。他相当了解军事方法、训练、战略和后勤工作,这让我很是吃惊。他的确很了解我的职业。


在师从德鲁克之后,过了几年,我又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国武装部队工业学院学习了一年。学习即将结束时,有人问我是否可以推荐一位懂些商业知识的嘉宾来做场公益讲座。当然,我推荐了德鲁克,但是我提醒邀请方,德鲁克很少会为了发表演讲而长途跋涉。那时候,他已经90岁左右了,我也不清楚他会不会接受邀请。显然,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当听到他接受邀请时,我惊喜不已。


2004年,就在他去世前一年,他对军队的崇敬之情被证实了。他为弗朗西斯·赫塞尔本和埃里克·新关(Eric Shinseki)将军的著作《美国陆军领导力手册》(Be, Know, Do: Leadership the Army Way)(Jossy-Bass,2004)写了一篇推荐文章,有一句话是这样写的:“陆军训练和培养的领袖人物比所有其他机构加起来都要多,而他们的伤亡率却更低。


据此,我明白了德鲁克自我发展的秘诀,这是他从未透露过,也从未公开发表过的秘诀。德鲁克钦佩军队,并广泛阅读有关军事实践和战略的书籍,正如你将在本书中看到的那样,他把很多军事理念运用到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中。



03 不上大学如何成就天才


德鲁克曾说过,他之所以有了新的开始,是因为他被鼓励与父亲及其朋友进行对话。对于很多父亲,这可能很常见,但他们不会料想自己的子女会被人视为天才,或者视为某学科之父(而不只是孙辈的祖父)。很明显,不管怎样,德鲁克一开始就与众不同,他的思想变得越来越富有影响力和成效。他从自己的失误中学习,并在他长达95年的漫长一生中,不断完善自己的原则。尽管如今有不少人都能活到90多岁,但他们不一定能成为公认的“现代管理学之父”。多数人往往会在特定事情中犯同样的错误,不会有任何改进,而德鲁克克服了这一点。


随着年龄见长,德鲁克起初并不想上大学,至少不希望像多数学生那样。相反,他去德国汉堡的一家棉花出口公司当了学徒,从此离开了父母。当时,多数行业都采用学徒制,比现在更为流行。这个想法非常像电影《魔法师的学徒》(The Sorcerer’s Apprentice)的情形。无论是希望成为魔法师还是其他什么,学徒都希望花时间掌握工作要领,以便能胜任某个职位。在学徒期间,德鲁克一直都去汉堡大学(Hamburg University)的夜校学习法律,尽管他的父母有钱(也想)供他像普通学生一样,去知名学府学习全日制课程。


仅仅过了一年,德鲁克就放弃了学徒生涯,但学习仍然继续着。后来,他有了第一份工作—记者—为一家地方报纸《法兰克福纪事报》(Frankfurter General-Anzeiger)撰稿。离开汉堡搬到法兰克福后,他又开始在法兰克福大学(University of Frankfurt)的夜校学习了。他对我们(也就是他的博士生)解释道,他在毕业时拿到的是最容易获得的博士学位—国际公法(应用型)博士学位。


在写下这些话之前,我从未意识到,我们所有人(他当时的学生)都是或曾经是高级管理人员,而且我们也在当时的克莱蒙特研究生院(Claremont Graduate School)学习并攻读他新设立的研究项目中的博士学位。如今学院已更名为彼得·德鲁克与伊藤雅俊管理学院,是克莱蒙特研究生大学(Claremont Graduate University)的一部分。


像德鲁克一样,我们多数人上的是夜校。校方要求我们在每个领域选修一两门课程,而不要求特别深入地了解某个领域,或在所选的商业专业选修多门课程,这与当前和以往的多数博士生都不一样。因此,尽管我们觉得学习很难,但在多数情况下,教授们觉得,我们的博士学位比较容易获得,这与需要深入研究以便在获得学位之后能在某个领域开展研究的博士不一样。这一定很像德鲁克在法兰克福大学攻读国际公法博士学位时的情形(他于1931年获得了该学位)。我们得知,德鲁克设立这个博士学位是为了培养“超级管理人”,以应对新世纪的新挑战。



04 公众工作伊始的公开耻辱


1929年,德鲁克作为记者和博士生写了一篇文章,对未来进行了乐观的预测,并认为全球股市会上涨。但他被迫于两周后在一份主流报纸上发文,讨论股市崩盘引发世界性大萧条的时候,收回了这些说法。这篇文章载于《法兰克福纪事报》上,用德语发表,文章题目是《纽约证券交易所的恐慌》。好的方面是,当时是德鲁克职业生涯的早期,他就学会了无所畏惧,公开承认自己极不准确的预测,甚至是重大错误……而且他也学会了绝不犯第二次相同的错误。


在过去几年里,我在国家电视台上看到了许多专家错误的预测。很少有人会承认自己的错误,多数人会在其对未来的预测中继续犯与之前类似的错误。德鲁克却不是这样。他从未犯过同样的错误,从此以后他不再试图预测股市。



05 变耻辱为掌声


德鲁克在整个职业生涯中不断做出各种预测。多数预测领先时代多年,而且几乎每个预测都堪称重大的成功:从1939年出版的《经济人的末日》(The End of Economic Man)(德鲁克的第一本书),获得了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的大力推荐(当时他还不是首相),到“知识工”(由德鲁克创造的一个词)的兴起,到保险行业如何成为主导他所选择的国家(美国)的重要因素(在预言之后40年出现),到国家如何为高管和工会的行为付出惨痛代价(预言超前数十年),到互联网高管教育的兴起,以及其他很多预言。


事实上,读者几乎每天都能在生活中发现德鲁克所写的内容,注意到他预测未来许多年之后才会发生的重大事件的非凡能力。他的确是一位现代预言家,可匹敌诺查丹玛斯(Nostradamus),但他的预言并不是神秘主义和模棱两可!德鲁克自称,和他对股票市场的失败预言不同,他更为准确的预言来自“简单地透过现象看本质”(by simply looking through the window)(德鲁克原话),并留意先前发生的事件。然而,德鲁克所采取的关键一步,就是问自己,什么事件对于未来可能更有意义(而其他人不会这样做)。



06 德鲁克的成就:不仅仅是让人震惊的预言


德鲁克所做的不仅仅是预见未来,并把它记下来那么简单。20世纪50年代,德鲁克就率先提出,应把员工视为资产而不是负债。此外,他还提出,营销和销售不是同一回事。据我所知,他是唯一认为销售不属于营销(甚至还可能与营销存在对立)的人。德鲁克提出了分权的思想,这一观点为全世界几乎所有的大型组织所接受,也成了许多其他管理理念的基础。他提出了目标管理的思想,认为绩效评估不能根据总体情况或外在表现,而应根据主管及其下属事先制定的目标。他革命性地提出,“没有客户就没有企业,企业的目的不是盈利,而是要创造客户”,这是很奇特的观点。它解释了为何关注客户的企业会崛起,获得巨大的成功。那么你又如何解释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从大学辍学,创建了一个全新的高科技公司呢?乔布斯自己是这样解释的:“如果只盯着利润,你会在产品上敷衍了事。但如果你关注的是创造真正伟大的产品,利润自然会随之而来。


德鲁克也不怕指出,众所周知的事情其实是错的。比较道格拉斯·麦格雷戈(Douglas McGregor)的X理论(独裁管理)和Y理论(参与管理),多数人会认为应始终采用Y理论,而不是X理论。德鲁克却指出,麦格雷戈的意思是,要深入研究这两种方法,根据具体情形来确定哪一种方法更适合激励员工,而不是机械地采用其中一种。



07 我们如何知道德鲁克有自己的一套方法


自我发展是始终贯穿德鲁克写作和教学的一个重要主题,却被几乎所有读者,包括至今还在研究德鲁克思想的人所忽略。德鲁克认为:“重要的是,知识工,在人到中年之时,已经把自己培养成一个‘人’,而不是税务师或水利工程师。


德鲁克不是贬低税务师或水利工程师,而是试图表达,根据他的定义,要成为一个人就必须花时间做得更多,甚至要精通一个以上的领域。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除了撰写管理类图书,德鲁克在克莱蒙特研究生院任教时也是日本艺术学的教授,还曾与人合著过一本关于这方面的图书。实现自己的每一个目标,并成为众多领域的佼佼者,是他所践行的多个重要理念之一。德鲁克认为,个人都必须在一个以上的领域成为专家,并且获得认可。这是他所发现、发展并实践的众多理论之一,最终让他取得了惊人成就。


晚年,他接受过一次采访。他在采访中讲到,自己运用四年级时学到的方法开展自学;14岁时,他已经决定不上大学,至少不会循规蹈矩去经历选择学校、离开家庭、成为全日制学生。这种规矩的人生道路,在20世纪初德鲁克所处的奥地利很常见,到了21世纪,也仍是美国多数新生代知识分子的常规经历。



08 重新审视德鲁克离家时所发生的事情


最初在天才德鲁克心中种下种子的,根据他在自传中的描述,是他被允许参加父亲和朋友的聚会,并开展平等的讨论。只是这样吗?德鲁克的父母,和现在的很多父母一样,也想送他去上大学,但被他拒绝了。他喜欢选择一条不同的道路,于是开始了自己的学徒生涯。这可是件棘手的事。当时他的父亲阿道夫(Adolph)是奥地利的公务员,位高权重,足以在退休时获得奥地利皇帝颁发的勋章和荣誉证书。德鲁克的学徒生涯必然会让他那位保守的父亲担心,当然父亲肯定也会为他的法学学位感到骄傲。他的父亲是位律师。也许上法律夜校是他和父亲达成的一种协议,也是不让他父亲愤怒的一个办法。


然而,在晚上攻读法学学位,以及后来的博士学位,还不足以消耗德鲁克的全部精力。他开始了一个计划,大量阅读小说和非小说类书籍,涉及他所称的“方方面面”的内容。我不知道,他在工作和学习的同时,是不是真的看过这么多种类的书。在《德鲁克思想的管理实践》(The Practical Drucker)(AMACOM,2013)一书中,我说过,他的妻子多丽丝·德鲁克(Doris Drucker)在几年前接受采访时,曾被问及德鲁克在克莱蒙特研究生院都看过哪些管理类书籍。她泄露了一个重大秘密。德鲁克广泛阅读商业杂志和报纸,对于管理类书籍却只是泛泛浏览而已。不过,他的确看过很多历史类书籍,并从这些书中寻求修改后可用于企业管理实践的经验。无论如何,我们都应接受,自我训练是德鲁克成为天才的关键原则之一。此外,专注也是一个重要原则,他对此格外重视,也从未忽略过。


09 最后一步


要注意的是,在结束学徒生涯,获得法学学位之后,德鲁克既没有进入商界,也没有从事法律工作,而是做了一名记者,并同时攻读博士学位。其实在此之前,他已经进入了一个系统,1929年学徒生涯结束后,他离开汉堡前往法兰克福。他当上了一名记者,同时被录取攻读国际公法博士学位,这是他曾对自己的学生(包括我在内)宣称的,当时最容易获得的学位。于是,他又开始了一边写作一边工作的生活。不过,那个时候他已经决定要从事学术工作。他联系了在科隆大学(University of Cologne)工作的叔叔,向他寻求帮助,希望能获得一份教职。


然而,德鲁克还没来得及开始他的学术生涯,希特勒便于1933年上台了。虽然德鲁克和他的父母都信奉基督教,但有着直系犹太血统;不过,幸运的是,他有先见之明,能够清楚地预测到,犹太人(无论他们是不是基督徒)在希特勒统治下可能会遭遇到什么样的命运。于是他立即离开了德国。


很多与德鲁克有类似民族背景的同代人都不愿相信,希特勒上台所意味的结果。德鲁克看过希特勒的自传《我的奋斗》(My Struggle)。他知道,希特勒是欧洲最危险的人。而其他人认为,希特勒只是暂时的,很快就会过去。他们相信,犹太人在“文明”的德国不会遭受什么不幸。他们留在原地,等待一切恢复正常。最后,他们中的多数人遭殃了。


当时,德鲁克只有20多岁,一心向往在科隆大学谋得一份前途光明的工作。事实上,在希特勒成为德国元首的几天之后,德鲁克就舍弃了一切,离开德国去往英国。德鲁克也许已经知道,自己具有足够的智慧和力量以实现自己的抱负。这是不是真的,我们不得而知。


我曾经看过一个故事,它是在四年后的1937年,一位与德鲁克一起坐船从英国前往美国的人讲的。那时候,德鲁克只有28岁,就已经描绘出了自己的未来,包括学术、创作以及咨询等方面。他最终实现了自己的目标,而且声名远播世界各地。当然这一切不是一蹴而就的。


本书不太关注他做了什么,而是关注他是怎么做的;告诉你如何把他的方法加以改进,用来实现你的梦想,成为你想要成为的自己,并实现自己独特的目标,正如德鲁克一样。



 

想要了解更多关于德鲁克的成长故事,建议你看看这本书。



书名:德鲁克的自我发展智慧

〔美〕威廉·科恩

译者:祝亚雄 /范盛伟 /周赛波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 2020-06

| 威廉.科恩,彼得.德鲁克参加共建的博士项目的首批毕业生。毕业后不久,科恩重新进入美国空军,晋升到少将军衔。最后,他成了全职教授、管理顾问并撰写了50多本专著,同时与他以前的老师德鲁克保持了终生的友谊。

| 节选自《德鲁克的自我发展智慧》的第一章,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

编辑 | 智慧云董事会,定位于"高成长企业的外部董事会",致力于提升企业家领导力,助力企业高速成长。

  • 阅读 1,154
/// HRoot(包含移动应用、网页版)是一款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内容推荐引擎,内容全部来自内容账号在HRoot内容平台自行发布或授权自动抓取,HRoot不生产内容。以上的本文内容仅代表本文作者或发布机构/发布人、内容账号所属机构或所属人自身观点,不代表HRoot观点或立场。本文内容账号的发布机构/人信息请点击本文标题下方的发布机构/人名称以了解详情。【复制原文出处链接】
投诉
更多服务
Follow HRoot:

站点地图|使用条款|隐私政策|安全承诺|法律顾问|著作权声明

Copyright © 2002 - 2020 HRoo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1-58215197 FAX:021-58218663沪ICP备0505924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90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