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林勇继续建议:夫妻合休产假

首页 > 劳动法   发布机构: HRoot  2020-05-28 10:07

休产假一直是全国两会期间的热点话题之一。

去年,全国人大代表、民建广东省委会副主委、华南师范大学教授林勇提交了《关于夫妻合休产假的建议》,引发热烈讨论。

今年,他继续带来了这一话题的建议。

“二孩政策大大降低了用人单位对女性职员录用的概率。”他认为,全面二孩政策对女性就业和职业生涯发展产生显著负面影响。而爸爸只有7-30天不等陪护假,完全不足以分担照顾家庭的职责。

林勇建议,夫妻合休产假,并有计划、分步骤延长男性休假天数。将陪产假与产假合并,由夫妻合休。男女双方均可在法定产假基础上申请延长假期至365天(夫妻双方休假合计)。

现状一:

二孩政策降低了用人单位对女性职员录用概率

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出生人口1786万,2017年是1723万,2018年是1523万;人口出生率由2016年的12.95‰下降到2017年的12.43‰、2018年的10.94‰。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三年多以来,每年全国的出生人口和出生率都在不断下降,且下降幅度呈现越来越大的趋势。

“政策对生育的鼓励和实际出生人口的下降形成了强烈反差,这不禁让我们去思考其中的原因”。林勇认为,目前家庭生育意愿下降,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生育对女性劳动力的职业生涯发展造成负面影响,而二孩政策加深了这种负面影响的程度,二孩的出生也给家庭带来经济和人力上的严峻考验。

林勇说,对求职的女性而言,二孩政策大大降低了用人单位对其录用的概率。“女职工因为生育导致的产检、安胎等原因离岗,以及还有长达半年多的产假,使得企业招聘新员工时普遍倾向于录用男性。二孩政策更使得这种离岗时间翻倍。”其次,对于本身在职的女性而言,二孩政策影响其职业晋升。

现状二:

爸爸只有7-30天不等陪护假,

完全不足以分担照顾家庭的职责

与此同时,配套政策不完善影响了二孩家庭的内部和谐和儿童的健康成长。“据相关调查显示,生育二孩意愿最强烈的人群是70后,而选择不生二孩的原因占比最高的是时间精力不足和经济能力不足。”

林勇说,产假的权利主体是二孩妈妈,理应共同哺育孩子的二孩爸爸却只有7-30天不等的陪护假,完全不足以分担照顾家庭的职责,加上爷爷奶奶辈年龄较大体力有限,因此二孩出生后,家庭的重担大部分落在二孩妈妈身上。这种情况明显影响家庭内部和谐,也不利于父母共同引导孩子健康成长。

在林勇看来,二孩政策的全面放开加剧了整个社会的性别不公平,影响了女性的职业发展,也对生育二孩的家庭带来沉重的负担。“基于此,女性生育意愿下降”。

他认为,修改和完善我国产假政策势在必行。

现状三:

男性护理假各省从7-30天不等

记者了解到,我国现行产假政策包括针对女性的产假和针对男性的护理假(部分省市称为陪产假)。

2012年国务院颁布实施的《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中规定,女职工生育享受98天产假,在此基础上,各省在各自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分别规定了奖励产假。奖励产假从30天到80天不等,大部分为60天,最长的是西藏,产假合计365天。

针对男性的护理假各省从7-30天不等,大部分为15天,在上述规定假期内照发全额工资。

基于此,林勇认为,修改我国产假政策,挪威经验可参考借鉴。他介绍,挪威的产假称为“育儿假”,夫妇加起来可休47周全薪育儿假,其中父亲必休的育儿假是12周,挪威政府曾表示将继续延长父亲必休的育儿假。

林勇说,这种强制男性分担育儿任务的政策,可以直接降低生育对女性职业发展的负面影响,提高女性的生育意愿,使全面二孩政策达到理想的效果,还可以纠正性别不公平现象。同时还可以改善家庭教育效果,有利于儿童身心健康成长。

建议:

夫妻合休产假,

有计划、分步骤延长男性休假天数

“总体来看,民众普遍对合休产假的建议表示支持,但从具体实践而言,仍亟待国家层面修改上位法,以支持各地人社部门出台相应的实施办法。”基于去年建议的反馈情况,林勇表示。

为了保证全面二孩政策有效落地,林勇再次建议,夫妻合休产假并有计划、分步骤延长男性休假天数。

具体看,他建议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二十五条“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生育子女的夫妻,可以获得延长生育假的奖励或者其他福利待遇”修改为“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生育子女的夫妻,可以共同享受产假并获得延长生育假的奖励或者其他福利待遇。”,使丈夫享受产假的权利法定。

同时,将陪产假与产假合并,由夫妻合休,具体天数各省根据财政能力自行确定;在上述规定假期内照发休假人全额工资。

林勇建议,男女双方均可在法定产假基础上申请延长假期至365天(夫妻双方休假合计);在法定产假后的休假期间,按照全额工资的75%发放工资,以缓解家庭的经济和人力压力。

南方都市报
  • 阅读 610
  • 1
/// HRoot(包含移动应用、网页版)是一款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内容推荐引擎,内容全部来自内容账号在HRoot内容平台自行发布或授权自动抓取,HRoot不生产内容。以上的本文内容仅代表本文作者或发布机构/发布人、内容账号所属机构或所属人自身观点,不代表HRoot观点或立场。本文内容账号的发布机构/人信息请点击本文标题下方的发布机构/人名称以了解详情。【复制原文出处链接】
投诉
更多服务
Follow HRoot:

站点地图|使用条款|隐私政策|安全承诺|法律顾问|著作权声明

Copyright © 2002 - 2020 HRoo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1-58215197 FAX:021-58218663沪ICP备0505924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90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