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蹲了10天的人,正在逐渐暴躁

首页 > 其他   发布机构: LinkedIn  2020-02-13 19:26


为了做好防护工作,长假期间,我们基本上都选择少出门,少聚集,这导致一个普遍的结果:我们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只能待在家里。
并且因此多了一些敏感的情绪。
最近一段时间,越来越多的朋友和我倾诉,他们的很多负性情绪(恐惧、焦虑、抑郁情绪)在不断蔓延。
我的助理,她是临床心理学的研究生。
即便是心理学科班出身,前几天,她告诉我,在家“关”了几天后,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做,感觉这么下去,真的要抑郁了。


我参加了一个心理援助项目,发现很多人都面临着很多困惑。
比如:
莫名地想哭虽然身边并没有人确诊也没有人出现疑似情况,但是,看到新闻,看到新型肺炎的蔓延,仍然非常难过,一直想哭。
非常恐惧每天晚上都会回想新型冠状病毒,想到一些可怕的情况,并且,不停地量体温。
强迫强迫性回想自己是否接触过可能带有病毒的人或者物品,并强迫性一遍遍排除......
以及由此引发的一些家庭矛盾比如:
我的孩子还小,老人却不在乎,总是出门,口罩也不好好戴,他们从心里认为这件事并没有那么严重。
我很小心,我老公却偷偷地把一个口罩反复使用,当我知道后,我都崩溃了……
这些烦恼和情绪,都透出了一种敏感的焦灼。

一、不能出门,待在家里,我们为什么会如此焦虑?


这种焦虑中,新型肺炎——这个外部事件,显然一定会对我们有影响。
除此之外,引起我们各种负性情绪的另一个原因是:
心理防御失效。
什么是心理防御?
它指的是:
当我们面对一些冲突或挫折时,为了摆脱烦恼、减轻心理不安、减少内心痛苦,我们自觉或者不自觉采用的一些方式和方法。
聚餐、各种娱乐项目、唱歌、和朋友聊天,甚至包括工作等,这些都是我们的防御方式
比如我们平时总会说的“一闲下来就会胡思乱想,忙起来就好了”,“忙起来”就是一种防御。
再比如,我们通过努力工作,从而让自己减少或者不去思考、面对和体验那些让我们很焦虑的问题
还比如,我们在工作当中会不断追求更高的职位、挣更多的钱、获得更高的成就感,这也是一种防御,并且这属于防御里的升华:
把那些负性的、消耗性的情绪和能量指向了一些更有建设性的目标。
而经常困扰我们的问题——失眠,我们不妨从防御失效的角度去尝试做一些理解。
晚上,暮色四临,夜深人静,我们关上手机,关上灯。
这个时候,我们没有更多的防御措施可以去使用,我们不得不和自己的内心短兵相接

这个时候,原本在白天被防御的很好的潜意识中的焦虑就会浮上心头。
当我们把“失眠”这种情景放大,是不是和现在的情况非常相似呢?
如果说,平时,我们可以正常出门、社交、工作、娱乐,就像是各种五花八门的防御方式都在发挥作用的白天。
那么,现在,我们为了做好防控,不得不只能困在家里,就如同防御失效的黑夜
而我们现在的焦虑,就像是晚上在失眠。

二、新型肺炎触发的三种潜意识焦虑


从上面的内容中,我们知道了,当防御失效,很多本来在我们潜意识中被成功防御的焦虑就会涌上心头。
所以,现在的焦虑,不仅仅是新型肺炎本身带给我们的焦虑,其中还有一部分是:
它触发了我们很多潜意识中本来就有的焦虑。
当然每个人的潜意识不同,性格不同,心智模式也不同。
因此面对同样的事情,每个人的情绪感受和应对方式都是不同的,有的人紧张之后镇定地做好防护,有的则强迫疑病,这个现象很好理解。
但这次呆在家里,防御失效之后,的确有不少人潜意识里某些相似的焦虑被触发出来
那么,新型肺炎会触发我们潜意识中的哪些焦虑呢?
第一,死亡焦虑。

存在主义认为,死亡焦虑是一切焦虑的根源,我们的一切焦虑都是对死亡焦虑的防御

因为死亡焦虑实在是太可怕,它指向的最终极问题,而任何的焦虑,似乎都比死亡焦虑来得更容易接受。
所以,我们容易把死亡焦虑转化为其他的焦虑,以此来防御我们所不能承担的死亡焦虑。
而这次新型肺炎的发生,恰好触发了很多人的死亡焦虑,所以也触发我们发展出各种方面的焦虑。
比如,我的朋友中,有的人总是担心自己的手不干净明明刚刚洗过手,仍然强迫性反复地洗手。
虽然专家建议需要开窗通风,有的人却不开窗,认为开窗会让外面的病菌进来
有的人总是认为自己可能已经感染了病从而非常焦虑,变得整日忧心忡忡,即便并未出现任何临床表现、周围也没感染源......
第二,无意义感,无价值感。
最近几天,开始有朋友跟我打电话倾诉,他们待得非常难受,希望能够早点回去上班。
我的朋友开始跟我自嘲:现在才知道,原来心安理得地做一头“猪”也不容易。
而在新型肺炎发生的前几天,情况却还好,这很可能源自这几个复杂的原因:
首先,“工作”本身做为一种防御可以用上班来转移掉自己现在的“胡思乱想”带来的焦虑。
其次,上班,可以给我们带来价值和意义感
在新型肺炎前几天,我们基本属于正常的休假阶段,一切还显得没有那么突出。
当原本上班的时间到来,而我们却没有上班的时候,这个时候往往会击破很多人心里那道看不见的底线。
我们很容易因为整天无所事事、不做事情,而严重怀疑自身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价值。
此时,一个终极问题显得再也遮掩不住了:我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价值到底是什么?
于是,我们变得坐立难,并且非常焦虑。


第三,孤独
即便我们的通讯录里有5000个人,我们也找不到几个可以在无聊的时候打电话聊天的人,但这种情况,当我们在上班的时候却显得并不明显。
我们会用忙碌的工作,来替代缺少朋友连接和感情支持带来的孤独感。
但是,当我们没有公司同事的迎来送往、寒暄微笑时,当我们被“困”在家里后,“通讯录里没有一个能打电话的人”这件事,就显得非常扎心
我曾经看到一句话:现在新型肺炎当前,大家都宅在家里,如果这个时候,都没有人和你表白,没有人关心你,可见你有多不招人喜欢。
这当然是一句笑话,可是,我想,今天读到这句话,又会有多少人被扎心。

三、直面终极问题,或重建防御方式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呢?
这里推荐三种:

第一,接纳自己的情绪。


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非常的困难。
因为当负性情绪来袭,我们本能是非常抗拒的,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这个时候,强迫自己接纳这种负性情况,是非常不切实际的。
因此,与其要求自己接纳负性情绪,不如先接纳自己对这种情绪的抗拒。
在这个基础上,用一些有效的方式来缓解。
具体的方式可以是:觉察后倾诉出来
当我们有负性情绪的时候,不要憋着不说。
我身边有朋友和我抱怨:他说在他们家,每个人其实都非常紧张,但是,家里边却不允许谈论这种恐惧。
因为,父母认为,谈论“恐惧”是非常不吉利的事情,这意味着“坏的事情可能会发生”。
但这种避而不谈,反而会让恐惧在每个人心里都草长莺飞。
因此,互相倾诉和倾听吧,这意味着互相被看见,除了缓解一时恐惧之外,还会带来了链接感和安全感。
第二,重建防御方式。
提到防御方式,我们往往会想到其负面的作用,似乎阻止了我们成长。
但事实上,防御不仅仅有负面的作用,同时还有很多正面的、积极的意义
因为,“防御”产生的最初的出发点,就是保护我们不去体验太多的痛苦。
当环境发生了改变,过去的防御方式失效时,我们可以尝试寻找新的防御方式。
比如,我们可以尝试去寻找一些家里边合适的活动
我在河北乡下的朋友说,在农村,一家人在一起,人比较多,反正也不能出门,可以打牌和聊天。
我的一位朋友索性买了英语课,然后就开始学习英语。
还有一些朋友开始找出从前上班没时间看的书,还给自己指定了读书计划,一天下来,竟然还非常忙碌。
有的人开始追剧,享受放在平时奢侈的追剧时光,有的人开始运动,做瑜伽……
这些都是能帮我们缓解焦虑的方式。


第三,直面终极问题。
当然,重建新的防御方式,是一种聪明的选择,却不是智慧的选择。
最智慧,并且,最需要勇气的选择是:直面自己潜意识中的问题
能够有足够的勇气去借着这个机会,去让自己直面自己的终极问题,深度思考和探索,这是更好的选择。
例如可以问一问:
如果此时我必须死亡,那我会是什么感受和想法,我又该怎么办呢?
我存在的价值和意义究竟是什么?难道只是工作吗?我有没有其他的人生意义呢?
当孤独的时候,我的感受是什么?为什么我难以和自己呆在一起,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情感又是什么?
当然我们也知道,终极问题的解决,绝非一朝一夕,甚至过程也挺痛苦的
所以,如果难以做到,你也可以直接重建防御方式,不用太和自己较劲。
但也请记得,直面终极问题固然不容易,却可以不断扩展我们的空间,并终有一天,让我们更加自由。


本文三木水,心理咨询师,北京大学硕士。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武志红(id:wzhxlx)现于北上广深杭厦门成都苏州南京青岛10个城市开办了武志红心理咨询中心。

本文为LinkedIn经授权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LinkedIn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转载文章所包含的文字和图片于Pixabay。如因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于本文刊发30日内联系LinkedIn进行删除,并就版权问题联系相关内容。

©2020 领英 保留所有权利。

  • 阅读 800
/// HRoot(包含移动应用、网页版)是一款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内容推荐引擎,内容全部来自内容账号在HRoot内容平台自行发布或授权自动抓取,HRoot不生产内容。以上的本文内容仅代表本文作者或发布机构/发布人、内容账号所属机构或所属人自身观点,不代表HRoot观点或立场。本文内容账号的发布机构/人信息请点击本文标题下方的发布机构/人名称以了解详情。【复制原文出处链接】
投诉
更多服务
Follow HRoot:

站点地图|使用条款|隐私政策|安全承诺|法律顾问|著作权声明

Copyright © 2002 - 2020 HRoo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1-58215197 FAX:021-58218663沪ICP备0505924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90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