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晚期癌症幸存者对领导力的领悟

首页 > 其他   发布机构: 中欧商业评论  2020-01-16 14:30

滴滴总裁柳青曾在微博分享一篇《权游》里“龙妈”扮演者讲述与疾病抗争的经历的文章时提到:“这倒让我想到三年半前突然查出癌症的时候。那时的感觉,真像一架飞机,刚要冲刺起飞,就突然坠落了。心里万般滋味。今天回头看,感谢这段经历,让人更加勇敢和纯粹。感谢支持我走过来的家人朋友战友。人生除了生死,其他都是擦伤。”与其相似,澳大利亚的高管教练Josie Thomson从更加严重的晚期癌症中存活下来,并经历了两次濒死体验,以此为契机,她对领导和领导力有了不一般的洞察。

撰 文 | Josie Thomson

编 译|  汪宗白


1991年,当我24岁的时候,我突然对癌症有了一种令人震惊的新认识。那时,和我的许多朋友一样,正在一家大公司从事一份初级工作。当时我在老家澳大利亚的一家全球矿业公司上班,我结婚很早,在我所处的文化和时代里,大多数女性都是这样。那时,我和丈夫也还没有孩子。

那年8月前后,我喉咙有点不舒服,能感觉到脖子侧面出现了一个小肿块。我忽略了它几个星期,当我最终决定去看病时,医生认为是腺热病,不过,建议安全起见用超声波检查一下。超声显示我的甲状腺右叶有一个肿瘤。医院马上就给我安排了手术。“你将在家休息一周,然后继续你的生活,”外科医生说。

结果是错的。肿块为3期癌症恶性肿瘤。在活检后的48小时内,他们取出了肿块。我还需要再做一次手术来阻止癌细胞扩散。

我丈夫无法面对这种情况,就离开了我。不知为什么,我没有惊慌。我知道我的生活和周围人的生活即将改变。

等待第二次手术的八个小时是我生命中最漫长的八个小时。我对自己放松了要求,以前的平静消失了,我让自己感受到了混乱、困惑、悲伤、恐惧和不确定性。我向上帝祈祷:“怎么了?我不是个好人吗?”感觉自己好像受到了惩罚。

那天晚上,我听到了一个我今天称之为“智慧引导者”的声音:从那以后,这个声音一直存在着,每天都在告诉我我的生活。

我是如何发现这一点的,以及我是如何从这一发现中获益的,这些都是我现在在领导力培训中所传授的经验。

第二次手术花了一整天,因为肿瘤已经扩散了。当时我在重症监护室待了两个星期。

那时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濒死体验,但我经历了其中的两次。我意识到我的一部分在天花板上,平静地看着我的身体。我可以看到护士们争先恐后地跑进来,试图让我苏醒过来。然而,我处于一种完全幸福的状态:心境美且清晰。我感觉不到情绪和评判。我甚至意识到了自己的意识:我知道我正在经历一些事情,这表明我不仅仅是我的身体。

这两次,我都听到了我在恐慌的那个夜晚,第一次听到的那个严厉的男声说,“还不是你的时候。”接着,我都被弹射回我的身体。

01

重新聚焦注意力

我收到的那份用来解释手术的文件上写着“还能活六个月”,我只是看着医生问,“这你是怎么知道的?”他承认这只是一个估计。这对我而言,这是一扇机会之窗。

与其为不死而战,我决定为活着而战。对我来说,重新调整心态和重新聚焦是至关重要的。

从那以后,它就成了我给领导者建议的一个基本原则,也成了我给癌症患者的建议和支持的一个基本原则:关注你想要的,而不是你不想要的。

当绝望的欺骗性信息从你的大脑传来时,不要试图压制或推开它们,否则它们只会变得更强大。相反,用你的意志和每一分精力,集中精力去争取你想要的东西。

重构和重新聚焦注意力是赢得与自我挫败的思想或欺骗性大脑信息的内心斗争的关键策略。

对我来说,为生命而战意味着我需要创造不同的环境:把我的注意力、意志和生命带到一个新的空间,让我康复。我觉得我的决定和某个更高等级的“意志”是一致的,我不会动摇。

在我离开医院,住进墨尔本父母家不久,我接到了一个来自1000英里外布里斯班的招聘电话。打电话的是必和必拓煤炭公司人力资源经理。

他知道我,因为我们都来自一个很活跃的国有工业集团。他问我为什么没有申请他在公司内部发布的那份工作。当时我在必和必拓的另一个部门工作。我告诉他我的在我治疗癌症。“那不是借口,”他说,“过来面试,然后下定决心。”

面试时,我当场得到了这份工作。离开彼此照顾的家人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当我转向我内心的声音——我明智的“倡导者”时,我明白接受这个挑战将有助于治愈我。我把家搬到了布里斯班。

当时,我读了所有我能找到的关于癌症、营养、精神、心理、情感和身体自我保健的书。我需要知道什么对我有用。我想为自己和我的大脑创造一种确定感。

我对自己的内心世界和外在世界变得极其敏感,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对我的生活体验和幸福感产生了影响。今天,这被称为应用“正念”。

我开始意识到我的身体对不同的食物,对不同的语言,对不同的环境,对周围的人的反应。我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新的提高意识的空间。我意识到我知道健康是什么感觉,因为我知道缺乏健康是什么感觉。

现在,我能够在我内心明智的倡导者的指引下,连接并平静地表达自己的声音。这是一次自我意识和自力更生的旅程,今天的我利用这段旅程,使商界领袖能够构建更具适应性、创新性和创造性的解决方案,以应对日常挑战。

02

生活、领导力和馈赠

我的好奇心和了解我的处境的需要使我了解了各种治疗传统,包括气、顺势疗法、针灸、冥想、正念、表观遗传学,以及后来的神经科学研究。2000年,我辞去了必和必拓煤炭公司的工作,接受了高管领导力教练的培训。

在研究大脑的过程中,我了解到习惯性思维如何影响心理活动的途径,以及人们如何重新调整这些习惯,以创造一种幸福感和一种更能适应世界的能力。我知道我们的精神和情感体验变成了我们的身体体验。更重要的是,我知道如果我密切关注的话,我就有责任这样做。

03

用高层次的思维方式“训练”大脑

我把“领导”看作是一种使命。当我想到我所认识的那些真正推动了一个组织或一个团队向前发展的人时,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的角色不仅仅是他们的工作。这是他们真实自我的表达。

他们在工作时不戴面具,不假装自己是别人。他们始终如一地表达自己的权威和命令,但对自己和对任何人都是如此,而且总是以为更大的利益做出贡献为目的。这就是领导,也是服务。

这种取向影响着这些人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以及他们每天的工作。我们大多数渴望成为伟大领袖的人都有这样的想法。我们希望成功并产生影响,但我们主要希望我们的影响是持久和积极的。弄清楚怎么做并不总是容易的,它要求培养内在纪律并以每一个决定的方式体现自己。

在我自己的职业生涯中,我花了20年的时间帮助担任领导职务的人培养这些内在纪律,以便他们让自己成为变革型领导人。

我大量运用了两种知识体系:领导力神经科学的正式研究和我作为晚期癌症患者两次活下来的经历。

神经科学使我能够帮助人们了解大脑是如何工作的,并加强他们的领导能力。我们关注的是我所说的高层次思维,它使用大脑的特定部分进行复杂的思维,而不是低层次思考,它使用是大脑中鼓励权宜之计和短期主义的部分。这似乎更像弱者在考虑问题。

一些神经科学研究表明,用高层次的思维方式“训练”大脑以更深刻的方式思考问题是可能的。我与研究精神病医生杰弗里·施瓦茨(Jeffrey Schwartz)和《战略与商业》主编阿特·克莱纳(Art Kleiner)合著了一本书《明智的倡导者:战略领导的内在声音》(The Inner Voice of Strategic Leadership)。

这本书的标题来自于心理活动的中心,通常是作为一种内心的声音来体验的,这种声音更容易被高深的思考所触及。它赋予人们冷静的勇气、清晰的头脑和战胜最困难挑战的能力。

作为一名癌症幸存者,我所拥有的洞察力是非常私人的,但也与领导力极为相关。任何一个面临生命危险的经历的人都面临着一个深刻的选择:要么是痛苦和绝望,想知道为什么会发生在他们身上,要么决心冷静地面对未来可能带来的一切。即使在最困难的情况下,后一种选择也为人们提供了巨大的力量。

04

我们都是生活的方向盘

我并不是说你完全可以用你的思维方式战胜癌症或其他严重的威胁。但是,当你选择适应地思考时——作为一个幸存者,或者作为一个战略导向型的领导者——它就成为你自己或你的组织从任何严重威胁中生存下来的关键因素。

你不需要生病就可以获得这种想法;但是,关于如何发展这种想法的培训很少。神经科学洞察力和处理危机经验的结合表明,几乎任何人都可以学会如何用这种方式思考。

我们都是生活的方向盘,但很少有人被教导如何“驱动”我们的大脑和思想,更不用说学习哪些是“隐藏的知识”。

我认为大脑是硬件,思想是软件,是一套让我们行动的指令。大脑是神经元和其他细胞处理和传递感觉、思想和情绪的生物器官。大脑是活跃的,它是你如何和在哪里集中注意力的选择和决定的。

即使我们认识到自己的模式,我们也不总是驱动者。在压力下,大脑可以用自动化或习惯性的思维模式、心理活动和行为模式来“踢球”,这些行为模式会让我们以自动反应的方式对我们的环境做出反应。然而,我们确实有能力用“正念”来部署我们的执行大脑,并锻炼我们的“自由意志”。

05

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

梅根(化名)是澳大利亚一家国有企业的营销执行董事。她来找我做教练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在权力的位置上完全不知所措——尽管她有做这项工作的经验,但她让自己相信自己难以胜任。

通过一个温和的调查过程,她发现她所听到的内心叙述不仅不准确,而且是自欺欺人的,这与她职业生涯的早期经历有关,也没有考虑到她所获得的所有经验。

通过更密切地关注自己的思想,鼓励自己的好奇心,梅根能够接受自己现在有能力、知识、经验、智慧、力量和应变能力来应对当前的挑战,而不是让习惯性的自动思维和行为模式进入。

她接触到了高层次的思考,这使她能够做出更明智的决定,从而产生更平衡、更适应、更成功和更公平的结果。

我自己走向更大正念的旅程,以及我从正式学习与领导力相关的神经科学中获得的洞察力,驱使我教育和授权人们成为自己道路上的真正领导者——帮助他们把自己放在自己生活的驾驶座上。

我意识到在我困难的情况下帮助我的方法可以用来帮助别人:领导即服务。

我在许多与我共事的领导人中也看到过类似的觉醒。如果你在成长过程中扼杀了自己的创造性表达——通过安抚或取悦他人、融入他人或与他人的议程保持一致——当事情不按计划进行时,你可以争辩说情况应该有所不同,但这不会改变任何事,因为你不允许自己尝试寻找解决方案。

事实上,这样的失败会放大你的挫败感、痛苦和压力,并加剧周围组织给你的整体压力。只有当你接受环境,并承担起转移注意力、适应性思考和大声说话的全部责任时,潮流才会开始转向。

米歇尔(化名)是一个国际设计品牌的负责人。她在家庭、学习以及一个要求很高的角色之间游刃有余,领导着一家总部位于沙特阿拉伯的企业,该企业在全球拥有2000多名员工。她最大的挑战是说“不”,这导致了挫败感。

她对我说:“我一直是个固执己见的人,现在我开始怨恨它了”,“除了我,其他人似乎都有自己的生活。当我意识到自己的瞬间说‘是’,会自动承担多大的责任时,我开始对自己承受的期望感到非常失望。”

在过去的两年里,米歇尔也一直在与乳腺癌作斗争,这要求她离开公司和家人,长时间飞回澳大利亚接受治疗。

高管培训课程给了米歇尔一个有意识地暂停和重新设置的机会。她能够观察到一种习惯性的“是”对内心叙述的影响。“拒绝和维护健康的界限让我能更好地照顾自己“,她说:“我更充分地理解了倾听我身体智慧的含义。”

“我不在忽视自己,我意识到如果感觉不对劲,那是就是因为感觉不对。我意识到我的身体也有声音。我的身体警告我——不要改变我,而是要改变我的优先顺序——也要照顾好自己。”

米歇尔已经学会了重新评估她所承诺的一切,当她收到一个请求时,她常常会停下来问自己:“如果我对这个请求说是,我对什么说不呢?”这使她能够在投入时间和精力之前更仔细地确定优先顺序。

当你转移注意力时,你更可能找到自己内心的声音,即“智慧引导者”的声音。你可能会下决心用这个声音在你的家庭、组织和社区来帮助其他人。在重新构建你的生活方式、领导力和馈赠的过程中,你的大脑回路形成了新的模式,与更广泛的价值观相一致。这些价值观成为你思维结构的一部分,也成为你如何驾驭生活的一部分。

06

终身锻炼

在商界,你越往上爬,你需要做的决定就越具有挑战性:你的问题会增加,以配合你的新能力。

2009年底,当我再次被诊断出患有癌症时,我亲眼目睹了这一幕——这次是脑瘤和骨癌。在那一点上,我的情况大不相同。我再婚了,又离婚了,作为单亲妈妈抚养着两个8岁和10岁的孩子。十年来,我一直在为自己的客户担任领导力教练。

我学了两年神经科学,我和神经外科医生谈论我自己的大脑。我知道的足够多,可以问他们一些麻烦的问题,比如:“这个肿瘤位于我的前额叶皮层。我的思考能力在肿瘤被移除后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手术预定在2010年1月底进行,我选择不马上告诉家人,这意味着我不得不在假期中压抑一个正在吞噬我内心的秘密。

我继续听取我“明智的引导者”的意见,但我不确定结果如何。我把事情安排妥当了。我给孩子们买了小狗以防最坏的情况发生。如果我回不来,我就把一些贵重物品作为礼物送给我最亲密的朋友。

令我惊讶的是,1月29日,我睁开眼开始了一个恢复过程。在学习了神经科学,特别是自我导向的神经可塑性的概念后,我学会了更好地冥想,并把注意力集中在康复上。六个月内,我的走路和说话都非常好,我的骨癌也消失了。

今天,当我和客户一起工作时,我让他们把注意力集中在“你真正想要什么”这个问题上。

默认答案通常是他们认为必要的,这是基于他们认为可能的或他们想要避免的威胁。我经常不得不再问他们一次,承认他们不想要什么,但随后从威胁转向回报。

“你刚刚告诉我你在企业中的角色——你必须克服的挫折和你能忍受的失望。但如果明年这个时候你能有任何东西或者在任何地方,结果会是什么呢?”

07

专注于想要的

当尼尔(化名)来找我做教练时,他是一家全球领先的银行高管。最初的谈话表明,尼尔的工作方式总是尽量减少可能影响业务目标的潜在威胁,因为他觉得这会很好地反映他的领导能力;然而,他的真正目标是努力成为一个鼓舞人心的领导者。

教练向他展示了如何将形势重新调整为积极的而不是防御性的,把注意力集中在他需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而不是他需要做什么上。他很快就在银行里被称为“有目的人”,因为他会坚持澄清人们想要什么,而不是什么行为会产生影响——这正是他需要吸取的教训。

这种微妙的转变重塑了一种局面,使人们以一种更具适应性的方式思考的能力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这就要求他们超越目前反应性思维的局限,当他们这样做的时候,他们就允许自己的大脑在一个无限的、有创造性的可能性的领域中发挥作用。在这个空间里,他们可以大胆地定义自己的未来,他们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能量在上升和膨胀。

当这些人看到他们希望自己的未来是什么时,他们就必须思考如何实现它。这是他们直接控制或影响的东西吗?这取决于其他人吗?它鼓舞人心吗?它是可测量的吗?他们怎么知道什么时候接近?知道他们为什么想要它是至关重要的,因为这与他们最深层的价值观有关,并帮助他们在欲望或意志力不够时保持积极。

当人们以这种方式体验他们所期望的未来时,就好像他们已经在那里一样,他们就可以设想一条通往那里并使之成为可能的道路。作为服务的领导力是这种思维的产物,因为它可以带来清晰的含义,并推动行动的必要性。

它需要以一种不同的、更集中的方式思考,而这种注意力可以永远影响任何领导者可用的认知资源。

专注于人们不想要的——也就是说,“我不想失败”,或者在我看来,“我不想死”——远不如专注于他们想要的,“我想成为一个成功的领导者,创造一些有意义和有价值的东西”,或者“我想活得好”。

在困难的情况下,这种重新设计帮助我和我的客户看到了一个期望的结果,并更清楚地理解它,它也使我更加决心尽我所能去实现它。(本文由本刊编辑据.strategy-business网站文章编译)


  • 阅读 352
/// HRoot(包含移动应用、网页版)是一款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内容推荐引擎,内容全部来自内容账号在HRoot内容平台自行发布或授权自动抓取,HRoot不生产内容。以上的本文内容仅代表本文作者或发布机构/发布人、内容账号所属机构或所属人自身观点,不代表HRoot观点或立场。本文内容账号的发布机构/人信息请点击本文标题下方的发布机构/人名称以了解详情。【复制原文出处链接】
投诉
更多服务
Follow HRoot:

站点地图|使用条款|隐私政策|安全承诺|法律顾问|著作权声明

Copyright © 2002 - 2020 HRoo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1-58215197 FAX:021-58218663沪ICP备0505924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90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