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群,要改吗?

首页 > 其他   发布机构: 中欧商业评论  2019-12-05 12:00

合群的定义是“一种愿意与他人乃至群体在一起的倾向”,最早期的表现是亲子间的依恋,是一种黏度更高的人际关系,和工作环境并不搭。


撰 文 | 周 琪

责 编 | 周 琪

《奇葩说》有一期的辩题是,我不合群,要改吗?这道题的潜台词是,不合群是一个出场配置中的Bug,不改的话,生而为人,便失去了升级的可能。

职场中的一些现象似乎也在直接或间接地证明它的正确,比如,明明更享受一个人的时光,却因为担心遭同僚排挤而勉强一起吃饭;再比如,当大多数人选择A时,没有勇气站出来选B。当“合群”被默认为一种品质,每个人便自动背负起了“要变得合群”的压力。

日剧《风平浪静的闲暇》描绘了一个职场“合群者”挣脱束缚,重获新生的故事。28岁的大岛凪在东京一家家电制造公司上班,因为总是看人脸色,每天的目标就是平安无事顺利度过,是“认真温柔懦弱”的好人代表。

每当强迫自己配合别人时,凪都会产生一种“溺水感”,在濒死体验面前,她选择放弃挣扎。但即便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合群,仍然换不来他人的半点理解与尊重。聚餐合照里,她的表情管理掉线,身边的“好姐妹”却视若无睹,说是故意让她难堪也不为过。

更令她受到暴击的是,连男友都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她“其实陶醉于自己是个温柔的好人”。

直到有一天,凪的身体系统发出抗议,她因过呼吸症晕倒在办公室,醒来后,她反省自己的人生,决定辞去工作,与所有同事断绝联系,从头再来。

剧中的凪最终抛弃了“老好人”人设,接受并学会了表达自我,第一次拥有了一张长长的人生愿望清单。但剧情越是治愈,衬托着现实越无力。职场中的“不合群者”,会被迅速贴上“社恐”的标签,领导眼中的他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同事眼中的他们不好相处,难以合作。时间久了,他们难免产生自我怀疑:不合群,是不是意味着我能力不行?

连导师蔡康永都说,合群是一种能力。它就像个开关,当你需要表现得合群时,把开关打开就好了。

问题是,我们大多数人并不拥有导师的高情商,也找不到那个控制自如的开关。刻意合群的结果是,假装“无我”,像凪那样压抑紧绷,橡皮筋终有断裂的一天。

“不合群”不代表“不合作”。合群的定义是“一种愿意与他人乃至群体在一起的倾向”,最早期的表现是亲子间的依恋,是一种黏度更高的人际关系,和工作环境并不搭。

辩手颜如晶说得好,“不合群就是知道自己要什么”。

那么,职场中对不合群者的无形压力究竟是如何产生的?既然想办法变得合群并不是解决方案,不合群者又该如何自处?

在《安静——内向性格的竞争力》一书中,苏珊•凯恩指出,我们生活在一个外向理想型的价值系统中,几乎每个人都坚信最理想的自我状态是善于交际的、健谈的,即使在聚光灯下也谈笑自如的。换句话说,我们被社会系统告知,好的性格就是要勇敢、快乐、善于交际。

内向者的力量被忽视,是所有人的损失。

01

观点不合群者的审慎

先讲一个故事。

1999年夏天,沃伦·巴菲特在太阳谷发表了一场不合时宜的演讲。他通过艰难而精准的细节分析告诉报业大亨、好莱坞名人和硅谷大腕们,高科技驱动的牛市不会长久。

那是科技高度繁荣的年代。很多科技公司的领军人物几乎在一夜之间暴富,风险资本家用大笔现金将他们养肥。

巴菲特坚决不愿成为这群人中的一员。他是一个老派的投资家,面对公司赢利前景尚不明确的投资热潮,他根本不想趟这浑水。

电影《大空头》剧照

他的警告并没有被当回事,人们私下说,“聪明一世的男人,这次他要错失发财的机会了”,直到第二年,正如巴菲特所预言的那样,互联网泡沫破灭。

我们生活在一个褒奖迅速的时代,等待快递小哥5分钟也会变得极不耐烦。孙正义说“思考10秒作决定”,但前提是用大量的时间调查和思考。

总是疲于奔命和作决策的生活并不利于思想的沉着性、详尽性或精确性的养成。巴菲特的审慎提醒我们,任何时候,请保持自己的本性,将“独立思考”的重要性置于“合群”之上。

就像苏珊•凯恩在书里说的,如果你喜欢一步一步稳扎稳打,那就不要受别人的影响而迫使自己加速。如果你喜欢深度的探索,那就不必苛求自己去追求广度。如果你喜欢单项任务而头疼多重任务,那就坚持站在自己的立场上。

苏珊•凯恩在TED演讲

不急着自我否定,不为获得回报所动,坚持走自己的路才能给你带来无限的力量。

如果你在后院的一棵苹果树下坐着,而其他人在院子里举杯畅饮,那你就更有可能成为被苹果砸中的人。

02

“不合群”是“群”的问题

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社交压力真实存在。不得不娱人的压力、自我营销的压力,乃至抑制焦虑明显化的压力都在不断滋长。

芬兰平面设计师卡罗利娜·科尔霍宁创作的《芬兰人的噩梦:另类芬兰社交指南》,被认为戳中了“社恐”患者的心声,比如和陌生人同乘一部电梯会尴尬万分;在公交车上宁愿站着,也不愿挨着陌生人坐下;准备出门时小心翼翼,生怕在走廊上碰到邻居……

当芬兰人发现屋檐下已经有人在躲雨时……

漫画走红后,芬兰俨然成为了地球上最包容“不合群者”的国度。有意思的是,大批读者通过漫画找到了“组织”,他们自称“精芬”——精神上的芬兰人——像芬兰人一样不爱社交,是极度注重个人空间的一类人。

所以,即使是“不合群者”也有自己的群,就像陈铭说陶渊明,“我不合群,我要改,但要改的是群不是我。”

而如果你相信自己具备某方面的天赋,不妨向沃兹尼亚克学习,工作时远离人群。

在写出第一台个人电脑的运行流程之前,他寻常的一天是这样的:早上6点半到达办公室,独自度过一上午,读一份工程杂志,研究芯片手册,活动大脑,为设计做好准备。下班回家后,做一份简易的晚餐,之后再回到办公室,一直工作到深夜。

在他的回忆录里,他给那些想要获得伟大创造力的孩子们提出的建议是:独立工作,活在自己的思想里。

沃兹尼亚克、比尔·盖茨、巴菲特都自称是内向腼腆的个性。对于外界的各种刺激,内向者天生比外向者更敏感。

内向者喜欢关上办公室的门,一头扎进工作里,因为对他们来说,安静的工作环境对智力活动而言是最好的刺激,相反,处在人群中让内向者敏感的神经高度紧张,大脑仿佛一台信息过载的计算机,无法敏捷运行。

所以,觉得自己不合群,换个群就是了,哪怕这个群看起来只有一个人,也不过是表象,因为你正在与无数个享受独处、擅长创造的灵魂为伍。

  • 阅读 152
/// HRoot(包含移动应用、网页版)是一款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内容推荐引擎,内容全部来自内容账号在HRoot内容平台自行发布或授权自动抓取,HRoot不生产内容。以上的本文内容仅代表本文作者或发布机构/发布人、内容账号所属机构或所属人自身观点,不代表HRoot观点或立场。本文内容账号的发布机构/人信息请点击本文标题下方的发布机构/人名称以了解详情。【复制原文出处链接】
投诉
更多服务
Follow HRoot:

站点地图|使用条款|隐私政策|安全承诺|法律顾问|著作权声明

Copyright © 2002 - 2020 HRoo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1-58215197 FAX:021-58218663沪ICP备0505924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90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