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果文化CEO贺晓曦:市面上的李诞还是太少了

首页 > 组织战略   发布机构: 中欧商业评论  2019-02-10 12:04

编者按

“吐槽是门手艺,笑对需要勇气”,2017年初,一档叫《吐槽大会》的综艺节目在互联网异军突起,同年5月,这档现象级综艺的输出者——笑果文化完成A+轮融资,估值飙升至12亿元。2019年初,笑果文化联合创始人、CEO贺晓曦接受了中欧商业评论的专访。

采访  / 施杨、周琪   

文 / 周琪

图 / 受访者提供


不久之前,《吐槽大会》第三季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播放量超过23亿,单集最高3.1亿,“好像这一季女性观众的比例提高了,之前比较直男向,现在男女比较平衡”。贺晓曦从观众画像聊起,畅谈了笑果文化的定位、愿景、成长的痛点、保持核心竞争力的方法、与资本的关系,还有,他眼中的笑果头号明星,同为联合创始人的李诞。


贺晓曦

笑果文化联合创始人、CEO


中欧商业评论(以下简称CEIBS):笑果文化的产品定位是年轻态喜剧,怎么理解“年轻态”?


贺晓曦:从接受者的角度说,我们希望观众的心态比较年轻、开放和包容;从生产者的角度说,我们有一套完整的喜剧产品观、方法论。其实“年轻态”这个概念可以替换成任何一个词,叫什么喜剧都可以,产品一出来,观众会说“哦,这个可能是笑果做的”。

CEIBS:笑果的产品线上有《吐槽大会》、《SNL》等,线下有噗哧脱口秀,线上线下怎么联动?


贺晓曦:笑果要从一个喜剧脱口秀公司,变成一个全喜剧品类的公司。我的理解是:先有生态,后有产业,所谓生态就是有各个(喜剧)类别的成长与壮大,比如一开始可能只有一两株标杆式的植物,慢慢的这个生态会越来越丰富。

布局全生态的话,终极目标一定是进入人的现实生活,换句话说,观众真的去消费你的产品。线上节目可以理解为推动消费最高效的一种传播手段,我们刚好会做,并且它能赚钱,可以支撑很多线下的工作,是很好的流量入口和广告曝光。另外,线上节目非常有利于放大个人的表现力,无论编剧,还是表演者,成为一个终极目标的象征,展现了在这个行业能够到达顶部的可能性。有这两层逻辑在,线上线下的联动自然开始发生。

三年后,是不是有更好的人代替李诞,是我们考虑的事情,可贵的是,连李诞本人也非常认可。

CEIBS:喜剧产品,最核心的是人,如何发现、选拔喜剧人才?


贺晓曦:这个问题让我想到了中国足球。我们常说人才金字塔,只有底座足够大,才有可能产出特别好的尖端。一些非常穷困的国家,足球人口是多的。但在中国,你很少看到孩子在街上踢球。深挖一下原因,你会发现:首先是“顶”太低。在中国踢球,最多亚洲杯,乒乓就不一样,要是进了国家队,大概率是世界冠军;第二,身边看不到牛人。NBA为什么好看?每年都有厉害的新面孔加入。我们为什么在《吐槽大会》之后做《脱口秀大会》?就是希望保持像NBA一样的流动性。你一两年前在线下演出看到一个叫庞博的人,后来真的上了《吐槽大会》,这种激励,跟你永远在那儿看李诞、池子完全不是一个概念,相当于跟我一块打野球的小子入选了NBA。

笑果在全国有十几个俱乐部,每年举办训练营,各个层级的训练赛,这些“水面下的动作”,是我们区别于内容公司的地方。因为这个产业起步晚,底子薄,我们就有机会来做这些基础工作。三年后,如果《吐槽大会》还在,是不是有更好的人代替李诞,这是我们考虑的事情,可贵的是,连李诞本人也非常认可。


笑果文化的线下娱乐消费品牌“噗哧脱口秀”


管理是对普通人的,对特别有天赋的人,你要做的是帮他找到自驱力。

CEIBS:笑果文化是怎样有效管理明星演员的?


贺晓曦:我不愿意称自己为管理者,管理的对象通常是普通人,对特别有天赋的人,你要做的是帮他找到自驱力。还是拿体育打比方,像科比,你不需要跟他讲“每天八点上班”,他会非常严格地要求自己,会主动“加班”,因为他想战胜别人,自驱力是*大的动力。

CEIBS:国外有很多成功的喜剧企业,比如日本的吉本兴业,笑果文化会不会借鉴他们的模式?


贺晓曦:我们一直在找模型学习,但说到底只是参考,没办法立即落地,各方面积累都不够,文娱公司不像互联网企业,直接按人家的模式做就行了,我们需要解决制度创新的问题。

吉本兴业之所以线下能实现盈利,是因为全国有几千个演员,一个剧场,一天演一场赚不到钱,演五场就可以,我们为什么不做五场?很简单,人不够,供应链没解决嘛,供应链的问题,其实是喜剧人口的问题。在这个行业,内容不会凭空产生,也无法通过复制产生,只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才会产生更多内容。

CEIBS:培养生态,培育人才,这些都需要时间,笑果文化吸引了非常多资本的进驻,而资本有一个特点是缺乏耐心,会不会给笑果带来压力?


贺晓曦:首先我们会告诉投资者需要时间,得找听得懂这套逻辑的资本。其次,我们每年都有可见的成长,每一轮的投资者都能看到回报。资本市场之所以认同我们推动喜剧产业的逻辑,是因为我们先做了头部节目,找到了现金流,而不是只做线下,然后从理想主义者的角度说相信我可以做到。

CEIBS:有垄断中国喜剧行业的梦想吗?


贺晓曦:我们其实在脱口秀这条细分赛道上已经实现了相对垄断,就看往其他赛道上跨的时候,这股力量能否持续。从商业角度,我觉得垄断意味着获取更好资源的能力,能力越大,就越能推动整个产业往更好的方向发展。笑果线下的俱乐部运营和人才体系搭建需要巨大的资金补贴,垄断有利于更多后续人才的产生。

CEIBS:笑果的喜剧产品,是否存在接受门槛?


贺晓曦:文化产品本身自带两层属性,《头号玩家》就很典型,资深漫画迷能看懂它“硬核”的部分,但即使你不是,它的外延,也就是精美的特效,完整的故事,也足够吸引你。喜剧也是如此,假设一个梗,全国只有1%的人能Get到,那就变成一门学问了,理想的喜剧是各个圈层的人能获得各自不同的快乐。

CEIBS:业内有没有多少喜剧人里面能出一个头部演员的定律?


贺晓曦:目前样本还不够大,而且你看到的明星成就也不代表他们的终局。像李诞,才30岁,未来是成为一个顶级艺人,还是更多地参与管理,还不可知。他能走到今天的位置,和他的聪明以及非常高效的生活、学习方式紧密相关,同时他的心态非常开放,对尝试新鲜事物很感兴趣。

这个行业很残酷。为什么李诞如今很红却没人妒忌,因为大家认同他的才华。他两小时写出来的稿子,就是比你两天写出来的还好。他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都能很快找到解决方法。


有特别好的可能,也有垮的可能,

不确定性也是《吐槽大会》的魅力。


CEIBS:您怎么理解明星和《吐槽大会》的关系?


贺晓曦:《吐槽大会》是一个设定了游戏规则的表达的场子,每个人都有平等的表达权,这是核心规则,在这个前提下,明星上了节目,洗白或招黑,都是表达的结果,是我们没有办法控制的。我们只负责呈现好的表演,喜剧要成立,内容要扎实,至于观众是不是接受,我们不去预设,看了杨超越那期后,你觉得她可爱,那是你得出的结论。我觉得明星愿意上《吐槽大会》,至少证明他是勇敢的。

喜剧节目不是恐怖片,我们不想制造紧张。谁身边没几个爱吐槽的朋友,要是还刻薄的话,你早就跟他们绝交了,没什么人愿意跟他们玩。但爱吐槽,即使偶尔有小小的冒犯,你也能接受。明星和节目的关系也是这样,我们最终要找契合的朋友,当然,有的人玩得开,有的人玩不开,有特别好的可能,也有垮的可能,而这种未知的不确定性,也是《吐槽大会》的魅力之一。

  • 阅读 3,689
/// HRoot(包含移动应用、网页版)是一款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内容推荐引擎,内容全部来自内容账号在HRoot内容平台自行发布或授权自动抓取,HRoot不生产内容。以上的本文内容仅代表本文作者或发布机构/发布人、内容账号所属机构或所属人自身观点,不代表HRoot观点或立场。本文内容账号的发布机构/人信息请点击本文标题下方的发布机构/人名称以了解详情。【复制原文出处链接】
投诉
更多服务
Follow HRoot:

站点地图|使用条款|隐私政策|安全承诺|法律顾问|著作权声明

Copyright © 2002 - 2019 HRoo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1-58215197 FAX:021-58218663沪ICP备0505924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9045号